对面一个人,头来回摆动为什么会冲人晕有没有人知道,一个人突然对你说话很冲

文章 7个月前 admin
0

Q1:对面一个人,头来回摆动为什么会冲人晕?有人知道吗?为什么?

建议大家不要太紧张,注意休息和饮食,避免冷食和辛辣食物,避免过于油腻和坚硬的食物,避免头部转动过快。祝你早日康复。

Q2:

Q3:对面一个人,头来回摆动为什么会冲人晕?

这是由抽动障碍引起的。指导:如果一直存在,还是要去医院的神经。

Q4:五年级作文:最难忘的一件事

想起那件事真的让我难忘。那就是失去了一个在全校面前发言的机会。我上小学的时候,因为我们家离学校很远,从四年级开始我就坐公交车上学。那时候,我没有意识,总是呆在床上。尤其是冬天,温暖的被窝真的让人不想起床。一天早上,闹钟响了,我知道我该起床了,但我记不起来了,我的眼皮困得睁不开。我觉得:“再睡一分钟就好了。”过了几分钟,妈妈见我还没起床,就催我:“快起来,要迟到了!”我在处理:“嗯”但是我的眼皮就是不行,不开。我心想:“再睡30秒,就不会迟到了……”“已经十分钟了,你还不起床。”我终于被妈妈的哭声吵醒了。天啊,已经十几分钟了,时间不多了。我一下子坐了起来,匆匆刷完牙,胡乱了把脸,迅速穿上校服跑了出去。“糟了,今天是星期一!老师说今天升旗仪式上轮到我演讲,所以不要迟到!”我在街上的早餐店买了些早餐,一边想着一边朝公交车站跑去。拐过一个弯后,我终于到达了公共汽车站。平常的公交车已经过去了,心里很着急。通常,公共汽车每隔几分钟经过一次。今天,不知什么原因,我等了十几分钟,车才到。我急忙挤了上去。突然我听到一个孩子在哭。原来我是偶然碰到他的。他旁边的女人骂了:一句:“你怎么这么粗心!”虽然他没怎么伤害孩子,但他一直在哭。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,我只好用早餐哄他,他才不哭了。终于到了学校,我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教室,收起书包,直奔升旗台。讲座已经开始了,但是我们班的另一个学生正在讲课。后来听他们说,老师见我没来这么晚,就让他暂时代替我。经过这件事,我深深体会到时间是如此重要。这让我失去了一个在生活中取得进步的机会!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,只是看你怎么安排。如果你不能合理安排你的时间,你会错过很多好机会。这让我明白了:是如何安排时间的,往往影响着人生的成败!

Q5:英雄联盟里超恶心的英雄有哪些?本人玩时光守护者,CD回蓝起来了5秒小团晕(虽然不减速对面命中率低)

你好,这种情况主要考虑的是你玩游戏时交感神经兴奋度高,导致体温中枢产热增加,基础体温升高。这是比较正常的情况,没有什么大问题。
请不要太紧张,这是正常现象。就像当你处于紧张的状态时,你会觉得你的身体又热又出汗。只要摆脱这种交感神经高度兴奋的状态,就能恢复正常。

Q6:有没亲身经历过灵异事件的?

毕业后,我留在省城工作,于是和一个女同学租了一间民房居住。这是一幢有些陈旧的三层民居,我们租住在二楼右边。刚搬进去那晚,有些累,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梦里,一个长发披肩、身材修长的女孩来到我们房间,她像唱歌一样和我们聊天,还说,这里是她住的地方。女孩很美,不自然的就是觉得她很美,虽然怎么也看不清楚她的脸,像罩着一个面纱一样很朦胧。聊了很久,天快亮的时候,我醒了,她走了。第二晚,又梦到这个女孩进来我们房间,说话不再像唱歌一样动听,她似乎有点生气了,脸上表情有些狰狞,反反复复说,这是她住的房子,让我们离开。我还拒理力争,这是我们花钱租的房子,怎么成你住的了。女同学也加入了我的阵营,我们三人一直吵吵吵的到了天亮。起床后,我和女同学说了这个奇怪的女孩,也说了我们吵架的事。她笑着打趣我,老火,做梦都在和别人吵架,你脾气不小哇。我也还击了她几句,两人说说笑笑就过去了。又一个夜晚来临,刚睡着不久,又开始做梦,梦里总觉得那个女孩就要来了,心里说不出的害怕。就想着要阻止她进屋里,把房门锁得死死的,还找了个木棒顶在门后加固。女孩果真进不到屋里,暴怒不已,隔着门都感觉得到她的愤怒,那愤怒竟使门变了形,往里面凸出来撕裂,门槛下,一双鲜红色的绣花鞋清晰可见,还闪着瘆人的光彩。我和女同学冲出房门,狂奔下楼,绕着我们住的楼转圈逃跑,女孩在后面追着尖叫,怎么还不搬走,我说过,这是我住的地方!我住的地方!我和女同学不停的跑啊跑,直到天亮。醒来,我刚想和女同学说昨晚的梦境,竟听到她躺在床上自言自语的说,怎么回事,浑身又酸又痛,就像运动了几万公里似的。我一下子呆住了。洗漱完毕,我俩到住处附近的小卖部买东西,闲聊中,老板娘突然说,你们知道吗?你们住的那幢楼死过人。我和女同学对望了一眼问,是我们住的那间吗?老板娘说,不是,你们住的楼下,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子,听说还是你们的校友,谈了个当兵的男朋友,后来女孩要分手,被当兵的杀死在屋子里,死了好多天才被人发现,都生蛆了,哎哟,可怜呀。我紧张的问,那女孩是长发吗?老板娘想了想说,见过几次,好象是吧。幸好,因为刚工作手上没钱,我和女同学只交了一个月的房租,我俩回去后默契的各自打包行李,当天就快速的逃离了这个地方。从此再没梦过长发女孩,可是偶尔,还是会想起那双露在门槛下的红色绣花鞋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