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云迪为什么不练琴了,朗朗怎么谈沈文裕

文章 10个月前 admin
0

Q1:为什么现在李云迪基本消失在大众视线里,朗朗却是如日中天了。是什么原因呢?

首先更正你一下,如果在两人都是20岁的时候可能技术是差不多,现在的话论技术郎朗绝对不是李云迪对手,李云迪的琴声是精益求精的,他是真正追求艺术的艺术家,钢琴家,朗朗充其量就是一个艺人,如果你看过两个人的自传(李云迪是别人写的,更加客观)就知道,朗朗从小就是为了追求第一名而弹琴的,现在他比较红的原因就是频繁的参加演出,和那些明星一样,曝光率相当高,奥运会开幕式更是让他家喻户晓,可是真是由于频繁的演出,仿佛杂耍般的赶场,没有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将他的钢琴提高到一个更高的层次,如果你关心美国专业乐评人士的报道的话,他们对朗朗的评价较以前有了很大的下降。  李云迪在一开始拿到肖邦比赛金奖后的确和朗朗走的路有些相似,频繁的演出,商业包装,可是之后他意识到这样他的艺术得不到进一步提升,于是选择减少演出,而是继续去德国汉诺威学习,提高自己的艺术高度。  李云迪关注对音乐作品内在精神的深入探求,而这正是唱片公司和音乐会赞助商所惧怕并鼓噪着要湮没的。李云迪以诠释浪漫派作曲家萧邦(Chopin)和李斯特(Liszt)的作品见长,他的演奏极富诗意。这从他为DG录制的倍受赞誉的唱片,还有他最近于10月11日在卡内基音乐厅的演出,都可见一斑。当晚,李云迪演奏了萧邦的《降E大调夜曲》和《马祖卡舞曲》,在他的手下,琴键流淌的音符扣人心弦,使人联想到一个温馨和令人留恋的舞蹈世界。这种演奏所表达的情感,是郎朗那种技艺粗糙而装腔作势的钢琴家所不可企及的。当然,我没有资格去评判郎朗或是其他人弹的多么不好,可我从内心里还是对郎朗那种浮躁的演出极为反感,但很明显,郎朗的事业如今可谓蒸日上,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出现,更让他家喻户晓,郎朗在开幕式上演奏了一曲民谣,虽然艺术上浅薄鄙俗,但技巧还算娴熟。这位从小就追求第一名的“艺人”(很抱歉我只能这么称他),在他自传中描述着自己争夺“第一名”的历程,可他没有意识到第一名只有在竞技体育或者集权政府里才有意义,在艺术世界里,只有不同的音乐见解,没有永恒的第一名。  精湛的艺术能否和当前备受追捧的浮华、空洞表演共存?商人追求回速回报、利益最大化没有错;艺术家追求的是自身品牌和技艺的长期投资,任何技术和艺术或科学上的东西,都需要时间和不受干扰的环境去潜心静研,跟商界的追求的轰动效应本身就存在一定冲突。最好的却不是大众的,这种现象不仅存在在音乐领域。“就算送我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票我也不要……”的确,现在的古典音乐市场已经被流行音乐挤兑的几乎没有什么生存空间,你可以选择不喜欢,但请不要诋毁他们。假以时日,相信那些坚持自我,耐得住寂寞沉得住气的真正的艺术(家)一定会绽放他们的光芒。  现状很难改变,谁还能守护艺术这片净土?今年北京新年音乐会时李云迪弹奏完最后一首肖邦夜曲之后,留下了一滴晶莹的泪水,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还能看到如此令人动容的演奏。

Q2:为什么总把朗朗,马克西姆,李云迪做比较?根本没有可比性啊?

自己糟蹋了自己,不练琴,甚至演奏会上忘谱,否则以他的天赋,若干年后就是与霍洛维兹、鲁宾斯坦齐名的钢琴大师。郎朗曾经是替补的替补,运气好,一曲成名,所以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,现在也不断进步,朋友圈高大上,都是和国家元首混。而马克西姆是很有才艺的人,古典与摇滚乐合二为一。各有各的特色,不能说谁最好。马克西姆,并不是崇洋媚外,而是这人才华横溢,与其看他们弹钢琴怎样,我更喜欢看他们的创作性,朗朗,李云迪谈的再好,也是弹得别人的曲子,自己的曲子自己弹那更让人钦佩,马克西姆的克罗地亚狂想曲,出埃及记,《洛奇》主题曲《碟中谍》主题曲,《天使爱美丽》主题曲《教父》主题曲等等,那李云迪,朗朗又有哪些作品?

Q3:为什么总把朗朗,马克西姆,李云迪做比较?根本没有可比性啊?

首先更正你一下,如果在两人都是20岁的时候可能技术是差不多,现在的话论技术郎朗绝对不是李云迪对手,李云迪的琴声是精益求精的,他是真正追求艺术的艺术家,钢琴家,朗朗充其量就是一个艺人,如果你看过两个人的自传(李云迪是别人写的,更加客观)就知道,朗朗从小就是为了追求第一名而弹琴的,现在他比较红的原因就是频繁的参加演出,和那些明星一样,曝光率相当高,奥运会开幕式更是让他家喻户晓,可是真是由于频繁的演出,仿佛杂耍般的赶场,没有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将他的钢琴提高到一个更高的层次,如果你关心美国专业乐评人士的报道的话,他们对朗朗的评价较以前有了很大的下降。  李云迪在一开始拿到肖邦比赛金奖后的确和朗朗走的路有些相似,频繁的演出,商业包装,可是之后他意识到这样他的艺术得不到进一步提升,于是选择减少演出,而是继续去德国汉诺威学习,提高自己的艺术高度。  李云迪关注对音乐作品内在精神的深入探求,而这正是唱片公司和音乐会赞助商所惧怕并鼓噪着要湮没的。李云迪以诠释浪漫派作曲家萧邦(Chopin)和李斯特(Liszt)的作品见长,他的演奏极富诗意。这从他为DG录制的倍受赞誉的唱片,还有他最近于10月11日在卡内基音乐厅的演出,都可见一斑。当晚,李云迪演奏了萧邦的《降E大调夜曲》和《马祖卡舞曲》,在他的手下,琴键流淌的音符扣人心弦,使人联想到一个温馨和令人留恋的舞蹈世界。这种演奏所表达的情感,是郎朗那种技艺粗糙而装腔作势的钢琴家所不可企及的。当然,我没有资格去评判郎朗或是其他人弹的多么不好,可我从内心里还是对郎朗那种浮躁的演出极为反感,但很明显,郎朗的事业如今可谓蒸蒸日上,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出现,更让他家喻户晓,郎朗在开幕式上演奏了一曲民谣,虽然艺术上浅薄鄙俗,但技巧还算娴熟。这位从小就追求第一名的“艺人”(很抱歉我只能这么称他),在他自传中描述着自己争夺“第一名”的历程,可他没有意识到第一名只有在竞技体育或者集权政府里才有意义,在艺术世界里,只有不同的音乐见解,没有永恒的第一名。  精湛的艺术能否和当前备受追捧的浮华、空洞表演共存?商人追求回速回报、利益最大化没有错;艺术家追求的是自身品牌和技艺的长期投资,任何技术和艺术或科学上的东西,都需要时间和不受干扰的环境去潜心静研,跟商界的追求的轰动效应本身就存在一定冲突。最好的却不是大众的,这种现象不仅存在在音乐领域。“就算送我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票我也不要……”的确,现在的古典音乐市场已经被流行音乐挤兑的几乎没有什么生存空间,你可以选择不喜欢,但请不要诋毁他们。假以时日,相信那些坚持自我,耐得住寂寞沉得住气的真正的艺术(家)一定会绽放他们的光芒。  现状很难改变,谁还能守护艺术这片净土?今年北京新年音乐会时李云迪弹奏完最后一首肖邦夜曲之后,留下了一滴晶莹的泪水,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还能看到如此令人动容的演奏。

Q4:同朗朗相比,同为钢琴家的李云迪为什么更容易招黑?

首先更正你一下,如果在两人都是20岁的时候可能技术是差不多,现在的话论技术郎朗绝对不是李云迪对手,李云迪的琴声是精益求精的,他是真正追求艺术的艺术家,钢琴家,朗朗充其量就是一个艺人,如果你看过两个人的自传(李云迪是别人写的,更加客观)就知道,朗朗从小就是为了追求第一名而弹琴的,现在他比较红的原因就是频繁的参加演出,和那些明星一样,曝光率相当高,奥运会开幕式更是让他家喻户晓,可是真是由于频繁的演出,仿佛杂耍般的赶场,没有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将他的钢琴提高到一个更高的层次,如果你关心美国专业乐评人士的报道的话,他们对朗朗的评价较以前有了很大的下降。  李云迪在一开始拿到肖邦比赛金奖后的确和朗朗走的路有些相似,频繁的演出,商业包装,可是之后他意识到这样他的艺术得不到进一步提升,于是选择减少演出,而是继续去德国汉诺威学习,提高自己的艺术高度。  李云迪关注对音乐作品内在精神的深入探求,而这正是唱片公司和音乐会赞助商所惧怕并鼓噪着要湮没的。李云迪以诠释浪漫派作曲家萧邦(Chopin)和李斯特(Liszt)的作品见长,他的演奏极富诗意。这从他为DG录制的倍受赞誉的唱片,还有他最近于10月11日在卡内基音乐厅的演出,都可见一斑。当晚,李云迪演奏了萧邦的《降E大调夜曲》和《马祖卡舞曲》,在他的手下,琴键流淌的音符扣人心弦,使人联想到一个温馨和令人留恋的舞蹈世界。这种演奏所表达的情感,是郎朗那种技艺粗糙而装腔作势的钢琴家所不可企及的。当然,我没有资格去评判郎朗或是其他人弹的多么不好,可我从内心里还是对郎朗那种浮躁的演出极为反感,但很明显,郎朗的事业如今可谓蒸蒸日上,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出现,更让他家喻户晓,郎朗在开幕式上演奏了一曲民谣,虽然艺术上浅薄鄙俗,但技巧还算娴熟。这位从小就追求第一名的“艺人”(很抱歉我只能这么称他),在他自传中描述着自己争夺“第一名”的历程,可他没有意识到第一名只有在竞技体育或者集权政府里才有意义,在艺术世界里,只有不同的音乐见解,没有永恒的第一名。  精湛的艺术能否和当前备受追捧的浮华、空洞表演共存?商人追求回速回报、利益最大化没有错;艺术家追求的是自身品牌和技艺的长期投资,任何技术和艺术或科学上的东西,都需要时间和不受干扰的环境去潜心静研,跟商界的追求的轰动效应本身就存在一定冲突。最好的却不是大众的,这种现象不仅存在在音乐领域。“就算送我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票我也不要……”的确,现在的古典音乐市场已经被流行音乐挤兑的几乎没有什么生存空间,你可以选择不喜欢,但请不要诋毁他们。假以时日,相信那些坚持自我,耐得住寂寞沉得住气的真正的艺术(家)一定会绽放他们的光芒。  现状很难改变,谁还能守护艺术这片净土?今年北京新年音乐会时李云迪弹奏完最后一首肖邦夜曲之后,留下了一滴晶莹的泪水,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还能看到如此令人动容的演奏。

Q5:李云迪,朗朗,马克西姆谁更厉害

首先更正你一下,如果在两人都是20岁的时候可能技术是差不多,现在的话论技术郎朗绝对不是李云迪对手,李云迪的琴声是精益求精的,他是真正追求艺术的艺术家,钢琴家,朗朗充其量就是一个艺人,如果你看过两个人的自传(李云迪是别人写的,更加客观)就知道,朗朗从小就是为了追求第一名而弹琴的,现在他比较红的原因就是频繁的参加演出,和那些明星一样,曝光率相当高,奥运会开幕式更是让他家喻户晓,可是真是由于频繁的演出,仿佛杂耍般的赶场,没有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将他的钢琴提高到一个更高的层次,如果你关心美国专业乐评人士的报道的话,他们对朗朗的评价较以前有了很大的下降。  李云迪在一开始拿到肖邦比赛金奖后的确和朗朗走的路有些相似,频繁的演出,商业包装,可是之后他意识到这样他的艺术得不到进一步提升,于是选择减少演出,而是继续去德国汉诺威学习,提高自己的艺术高度。  李云迪关注对音乐作品内在精神的深入探求,而这正是唱片公司和音乐会赞助商所惧怕并鼓噪着要湮没的。李云迪以诠释浪漫派作曲家萧邦(Chopin)和李斯特(Liszt)的作品见长,他的演奏极富诗意。这从他为DG录制的倍受赞誉的唱片,还有他最近于10月11日在卡内基音乐厅的演出,都可见一斑。当晚,李云迪演奏了萧邦的《降E大调夜曲》和《马祖卡舞曲》,在他的手下,琴键流淌的音符扣人心弦,使人联想到一个温馨和令人留恋的舞蹈世界。这种演奏所表达的情感,是郎朗那种技艺粗糙而装腔作势的钢琴家所不可企及的。当然,我没有资格去评判郎朗或是其他人弹的多么不好,可我从内心里还是对郎朗那种浮躁的演出极为反感,但很明显,郎朗的事业如今可谓蒸蒸日上,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出现,更让他家喻户晓,郎朗在开幕式上演奏了一曲民谣,虽然艺术上浅薄鄙俗,但技巧还算娴熟。这位从小就追求第一名的“艺人”(很抱歉我只能这么称他),在他自传中描述着自己争夺“第一名”的历程,可他没有意识到第一名只有在竞技体育或者集权政府里才有意义,在艺术世界里,只有不同的音乐见解,没有永恒的第一名。  精湛的艺术能否和当前备受追捧的浮华、空洞表演共存?商人追求回速回报、利益最大化没有错;艺术家追求的是自身品牌和技艺的长期投资,任何技术和艺术或科学上的东西,都需要时间和不受干扰的环境去潜心静研,跟商界的追求的轰动效应本身就存在一定冲突。最好的却不是大众的,这种现象不仅存在在音乐领域。“就算送我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票我也不要……”的确,现在的古典音乐市场已经被流行音乐挤兑的几乎没有什么生存空间,你可以选择不喜欢,但请不要诋毁他们。假以时日,相信那些坚持自我,耐得住寂寞沉得住气的真正的艺术(家)一定会绽放他们的光芒。  现状很难改变,谁还能守护艺术这片净土?今年北京新年音乐会时李云迪弹奏完最后一首肖邦夜曲之后,留下了一滴晶莹的泪水,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还能看到如此令人动容的演奏。

Q6:钢琴练了6年了,为什么会有一种不想弹了的感觉

不论是谁练琴都会出现低谷,就是对琴有了一种反感,不愿意练了.但是等这种低谷没有的时候你就会发现琴技会有所进步,不过在低谷的时候一定不可以放弃.6年才出现低谷已经不错了.

版权声明:admin 发表于 2021年10月22日 上午11:30。
转载请注明:李云迪为什么不练琴了,朗朗怎么谈沈文裕 | 热豆腐网址之家

相关文章